消毒除蟲

關於部落格
消毒除蟲
  • 10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農婦地震被壓廢墟 兒媳1小時跑十幾公里求助

  2014年8月6日,雲南魯甸地震罹難者張國粉的遺體被送到昭通市殯儀館火化。來自當地抗震救災指揮部消息稱,截至8月6日19時,雲南魯甸地震共造成615人死亡,目前仍有114人失蹤。   而在魯甸縣龍頭山鎮遇難者的遺體中,張國粉被編為“5號”。8月6日下午,張國粉的丈夫、42歲的強發財在褲兜里摸了半天,摸出一本《雲南省骨灰寄存證》,這是他在8月5日下午4點才領到的,張國粉和孫女強允琪的名字併列其間,“這些事情發生得太快……等安頓好了,再把她領回來吧。”強發財說。   “她就像睡著了一樣”   在十幾天前,42歲的張國粉才和丈夫強發財、孫女強允琪從昆明回到位於龍頭山鎮翠屏村磨槽灣社的老家。張國粉家有一畝半的花椒地,每年農曆6月20日到8月,是當地“扯花椒”的黃金季節,好的曬乾的花椒可以賣到35元一斤,年成好的時候他們差不多能收穫50斤的乾花椒,但必須在果子青翠的時候就要採摘,“花椒只要一紅,就不值錢了。”   地震發生在下午4點半,日頭正盛時分,那個時候張國粉帶著2歲的小孫女強允琪和其他家人一起在自家的坪里納涼,躲過這陣毒日頭,他們才好下地幹活。   沒有任何徵兆,突然宛如山崩地裂,家人們紛紛往外跑,四周灰塵瀰漫,家人後來想來,並不清楚當時張國粉做了什麼決定,“灰太大了,只看得到她的一個影子。”張國粉的兒媳婦陳明珍後來回憶。   煙灰還沒散開,家人就開始自救。三個人被挖出來的時候,差不多壓在一排,28歲的強發飛奔跑過去抱住小侄女強允琪,他最後罹難的樣子依然保持把小侄女擁在懷中的姿勢。而張國粉和強允琪都是被房梁壓住了,重傷。   陳明珍抱著女兒強允琪,一路跑下山,大約十幾公里的路程,這位年輕的母親不到一個小時就跑完了,在當天下午5點多,她就到了鎮上。而6點左右,丈夫強發財和鄉親把張國粉用簡易擔架抬下了山,也送到了鎮上,此後鄉親們返回村落救人。在路上,張國粉跟丈夫強發財說,只要能救人,要多少錢,你都要給。“她一路都在喊疼。她很想活下來。”強發財說。   村莊裡家家都在救人,龍頭山鎮翠屏村磨槽灣社此次地震8人罹難。張國粉家的鄰居夏舉洪一雙兒女也被壓在廢墟下,女兒18歲、兒子12歲。夏舉洪和妻子還在花椒地里忙活,兩個女兒剛剛採完花椒,回家準備弄中飯吃。地震時,他家的泥土房垮成平地。   而在龍頭山鎮上,強發財不斷跟來往的人拜托,要求救救妻子。彼時傷員和罹難者陸續被轉移到鎮上,被排放在一塊空地里。   後來,強發財聽說,如果把妻子轉移到出鎮的高壩上,就能有開進鎮子的救護車把妻子接走。但妻子受了內傷,他沒辦法背,他怕稍微一動,受了嚴重內傷的妻子傷得更重。那時電話打不通,而他一個人也抬不動擔架,每個人都行色匆匆。當他還想去找人的時候,妻子張國粉突然握住他的手,對他說,“不要再去了。”那是她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。   “她離開的時候,臉上沒有痛苦的表情,就像是睡著了一樣。”強發財說。   守著妻子   8月3日那個晚上,強發財就坐在妻子的旁邊,什麼都不乾,“我怕沒有看好她,就只能守著她。”到後來,幾位學生模樣的志願者主動幫忙,幫他將妻子的遺體抬到了鎮中心小學附近的壩壩里。而到了8月3日晚上12點,送下山的病人與罹難者越來越多。   8月4日下午3點,他把妻子的遺體轉移到村頭的羅馬口,等殯儀館的車輛來接。   8月5日凌晨3點,他親手把妻子抬上了昭通市殯儀館的車。親人們開著摩托車,在後面跟著。殯儀館的工作人員不讓他跟著,親戚們也怕他傷心。   而在當天凌晨6點多,強發財就從龍頭山鎮出發到了昭通市殯儀館。他給妻子張國粉換下了地震時穿的那件花褂褂,套上了女兒在魯甸縣城臨時買的“青衣服”(當地對壽衣的說法)。   在殯儀館中,很多人在等著排隊,給震中罹難的親人火化。強發財排隊排到下午3點多,辦完火化事宜,他感覺,心中的一塊石頭終於落地了。   她的心愿   而現在,強發財經常坐在垮塌的家門前的一塊玉米地旁邊發獃。他晚上幾乎都睡不著,至今都深感自責,他覺得自己根本就不應該帶著妻子和孫女從昆明回老家。去年他就是一個人回到老家來扯花椒的,請了人幫忙搞定。他還沒把妻子去世的事情告訴岳母,只說她輕傷,沒事。岳母心臟不好。   強發財是1989年和張國粉結婚的,結婚那年,他們夫婦還擠在一間小房子里。他後來想想,在他們25年的婚姻中,幾乎都沒紅過臉,“即便是有意見,兩個人也就是都不說話,也吵不起來,就這樣過去了。” 而親戚們都說,他們的婚姻是家族中的楷模,而張國粉更是家裡的頂梁柱,勤勞,節儉,幾乎是對她一致的評價。在堂侄女強發美的印象中,小叔叔強發財家是“小叔叔主外,小嬸嬸主內。”而張國粉生前拍攝的照片中,不乏身著親戚們送的舊外套的照片。   張國粉一直希望有一個她與丈夫以及3個兒女的小窩,15年前,他們蓋了這間泥土房,泥土坯子是張國粉和丈夫強發財親手打的。   12年前,他們就開始到昆明去打工賺錢,夫婦倆都在建築工地上幹活,包工頭會提供給他們一間小房子,泥工、瓦工等活兒,強發財都乾過,“我們從來沒分開過,不管在哪裡都是在一起的。”   而25歲的強發飛以前在昆明的一個工地上幹活,他還沒來得及結婚。8月6日早晨,強家安葬了強發飛。“鎮上也沒有賣棺材的,只能找幾塊板子。”強發飛的姐姐強發美說,她事後才發現,連弟弟的照片都找不到,全都壓在廢墟底下了。   而42歲、身形稍胖的農婦張國粉最大的夢想是,期望今年翻新老家的這棟泥土房,蓋上嶄新的磚瓦房,她給包括堂侄女強發美在內的好幾位親戚都打過來電話說,“我們會整個好房子,今年你們都來過年。” 製作骨灰盒需要一張照片,他想了半天,從手機里找到了一張她的照片。   她最小的女兒今年7歲,一個月之後就要讀一年級了。對母親的離去,小女孩還不太明瞭,睜著好奇的大眼睛打量著家裡的人來人往,“等過了十幾天,她就會想媽媽了。”孩子的姑姑強發美說。   張國粉的丈夫強發財說,無論怎樣,他都會在老家垮塌的房子舊址上蓋起新的堅固的磚瓦房。他依然願意回到故鄉,他說他不怕地震,“人總要有個歸宿,要有個根,不能總是漂泊在外。”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